第二百四十二章 顾飞的问题 - 绝世人妖养成系统

第二百四十二章 顾飞的问题

“恭喜宿主,触发任务‘义无反顾’。任务要求:厉君豪从家里回来后,宿主向其询问解除婚约的事,如果厉君豪父母不答应解除和龙芯的婚约,宿主要蛊惑厉君豪与自己一起私奔,从此不再回家,直到其父母同意两人婚约为止。任务期限,周ri十二点以前。任务失败惩罚,人妖的诅咒!” 得悉这次任务要求,苏越不由得心一寒,觉得这次的任务有些太过极端了。厉君豪的父母苏越见过一次,所以她估计两人关系不被认可的可能xing极大,如果是这样,她真的要蛊惑厉君豪与家里断绝关系吗? 此时,苏越正背靠着厉君豪的胸膛,所以厉君豪看不到苏越变了的脸sè。他犹自在说:“苏越,要是我爸妈解除了我和龙芯的婚约,我就就回来带你去见他们,好不好?” 苏越听了扭过头来,看着厉君豪,问道:“你有多大把握劝他们同意啊?” “这个,以前没问过。不过,以前他们就不看好我和龙芯,就等着龙芯家里主动解除婚约了。我回去劝一劝,他们应该会同意的。”厉君豪就是这样,对一切事情都充满信心。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有信心就能成功的啊。 苏越暗自叹了口气,又问道:“君豪,你爱你的父母吗?” “怎么突然间这么问呢?”厉君豪将下巴贴在苏越的额头上,不解的问。 “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你爸妈不认可我们的关系,你会怎么办。”苏越小心的试探起来。 厉君豪想了想,道:“虽然我爸妈只有我这一个孩子,但是从我记事起,并没有从他们那里感觉到多少关爱和温暖。说实话,我早就受够他们了。如果他们不认可你,我就跟他们断绝关系。” 苏越没想到厉君豪与他父母间的关系已经坏到了这种程度。不禁再次扭头看向他,道:“他们可是你的父母啊,你真的舍得吗?” “如果他们真的当自己是我的父母,就应该认可我的爱人。” 这是厉君豪最后说的话,说完,两人默默地温存一会儿后,他就回房歇息了。虽然现在厉君豪和苏越亲密的不得了,但却依旧守着他当初的那个诺言,没有和苏越上床。厉君豪告诉于苏越。这是他给自己鞭策和信念,那就是,一定要将苏越娶回家。 星期,厉君豪走了。一直到下午都没有任何消息。而苏越则是一个人无聊的在校园里乱逛起来,很是忐忑的等着厉君豪的消息。虽然厉君豪对他的父母并不在乎,但是苏越还是不希望他和父母断绝关系。因为苏越明白,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虽然现在厉君豪和父母关系不好,但血浓于水,他们终究是厉君豪在这世上最亲的人。 走进一个僻静的小huā园里,苏越忽然隐约的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她循着声音找去,才发现说话声是从一个角落的树林里传出来的。刚走到树林前。她就看到一个打扮cháo流的,三十左右的漂亮女人从里面快步走出,一边走还一边用纸巾擦着眼角的泪水。 等那个女人从苏越面前经过,苏越看清她的样子时,惊讶的发现,她居然是自己在广州遇到的那个和杨霖老爸在一起的女人!那种特别妖异的感觉。苏越是绝对不会看错的。 但紧接着,从树林里走出的另一个人却让苏越更加的惊讶起来,居然是顾飞! “顾飞学长?!”苏越讶然的喊道。 顾飞本来低着头,冷着脸要从另一边走的,听到苏越的声音却是一愣站住了。回头见是苏越。皱着眉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就来到了苏越身边,道:“苏越。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行吗?” “请教我?”苏越指着自己,更加的惊讶了。 “嗯”顾飞点了点头“如果方便的话,到我家里谈行吗?” “额,好吧。”苏越点头同意了。她也好奇顾飞到底想请教她什么问题。 到了顾飞的屋子里,顾飞让苏越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给她倒了杯水。然后自己坐在床上,看着苏越问道:“苏越,我那天喝醉了酒,是你将我送回来的吧?” “嗯。”苏越没有否认。 “那我当时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顾飞又问道。 苏越看向顾飞,发现他的眼神很真诚,也很干净,里面没有其他的杂质。同时,她也知道,既然顾飞这么问,那就是说他是真的知道自己是女生了。于是便叹了口气,道:“你,你说你知道我是女生。” 虽然这段时间心情很不好,但是看到苏越这幅可爱的样子,顾飞还是不禁微微一笑,道:“不错,我确实早就知道你是女生了,就在你睡在我这里的那个晚上。” 听顾飞清醒的说出这句话,苏越不禁俏脸微红,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顾飞又道:“好了,不了这些不相干的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一个女生,还那么漂亮,为什么要扮成男生还住在男寝呢?” 苏越无奈,只好将说给林浩男、杨霖他们的那套谎言说给顾飞听。说完了,她就眼巴巴的看着顾飞,想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问?仅仅是因为好奇心吗? 苏越不禁想起了那个先从树林里走出的女人,那应该就是杨霖老爸的情人,也可能就是那个和杨霖老爸搞基的‘男人”但是,怎么那人又和顾飞扯上关系了呢? 顾飞听了苏越的解释,皱着眉头想了会儿,说:“你这种情况到可以理解,可是你知道为什么有些男人好好地,却非要把自己变成女的吗?” 苏越被顾飞这个问题弄得一愣,支吾道:“额,这个或许他们认为自己原本就应该是个女的吧。” 以己度人,苏越说出了自己〖真〗实想法,希望能对顾飞有所帮助。 从顾飞的房里回去,苏越仍旧有些恍恍惚惚的。她心里猜测顾飞应该和杨霖老爸身边的那位关系匪浅,却又猜不出是什么关系。 就这样的回到房门前,苏越惊讶的发现门前居然坐着一个人,头发跟鸟窝一样,一副低头丧气的样子。看衣服,苏越就知道这人是厉君豪。而当那厉君豪抬起头来,神情憔悴的看向她时,一种不好的感觉出现在苏越的心头,一下子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君豪,你这是怎么了?”尽管有所猜测,但苏越还是想问清楚,她希望只是自己的预感错了。 但是,厉君豪的一句话却无情的击碎了她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