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这到底算什么嘛 - 绝世人妖养成系统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这到底算什么嘛

从未这样被灌过酒顾飞立即就呛着了随着他的咳嗽声酒水一股股的从他的嘴角流下而里面则是被堵住气道。顾飞估计这龅牙珍再不将酒瓶拿开他就要被呛死了。 顾飞的眼睛睁得老大也顾不得龅牙珍丑不丑了不停地用眼神示意她赶紧松开自己不然自己就要愤怒的爆发了。 可惜似乎喝醉酒的龅牙珍完全没有将他威胁的眼神当回事儿。不过顾飞也没被呛死因为酒瓶里的酒灌完了。 顾飞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正要喝叱龅牙珍放开自己时却发现她又从桌下拿出了一瓶酒来当着顾飞的面儿用她那森白的龅牙扑的一声咬开了瓶盖。 还要来?! 见龅牙珍拿着酒瓶似乎又要灌自己的样子顾飞终于决定要不顾一切的绝地反击了。 可是他还没动就瞧见龅牙珍手里的酒瓶被另一只玉手夺了去同时还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灌他干嘛啊?酒全糟蹋了。” 声音有点儿沙哑却很xing感说话的正是程雨菲。 “雨菲姐这丫的先过来抢我酒还吃我豆腐可一看到我长得丑转身就要跑不教训他一顿我咽不下这口气。”龅牙珍明显不愿意就这么放了顾飞。 这时候程雨菲拿着酒瓶转到顾飞能看得到的地方浅笑着看着他却对龅牙珍道:“雅美这人是我邻居。听姐的话乖放了她好不好?” 顾飞看出来了程雨菲肯定和龅牙珍认识但让龅牙珍听她的话显然还差些。不过他顾不了那么多。想起来苏越现在还穿梭在酒吧中立即冲她道:“程雨菲苏越正到处找你你赶紧给她打个电话.!”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给她打电话.?”程雨菲坐在顾飞头靠着的桌子俯视着他一副很不解的样子。 还没等顾飞在说什么程雨菲又对龅牙珍说:“雅美你看这样我让他补偿你一下。你放开他怎么样?” “嗯不过要有诚意。”亚美连怎么补偿都没问貌似很同意程雨菲的建议般放开了顾飞。还顺便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站起来后顾飞犹有余悸的看了雅美一眼本能的就想将手拽出来却发现一点儿都拽不动。旁边的程雨菲这时候喝了。酒慵懒的道:“学长老实的呆着吧雅美是jing校的。她要是不愿意松开你怎么都逃不了的还是乖乖的补偿她吧。” 顾飞无奈。只能皱着眉头问:“怎么补偿?” “这个简单亲她一下就好了。”程雨菲貌似在说握个手一样。 而脸sè一直红红的雅美也似笑非笑的盯着顾飞道:“是啊亲我一下就放了你。” 顾飞看了看雅美那加强龅牙珍的模样真心的不愿意亲她可是现在形势比人强。为了尽快解脱出来通知苏越他咬了咬牙点头同意了。 雅美听了外露的龅牙迅速的扩大却是笑了。然后给顾飞抛了一个让他想死掉眉眼示意他赶紧亲。 顾飞吸了口气靠到雅美身前。正对着她的侧脸闭眼睛亲了过去。可是他人没有亲到却感觉到两只手灵蛇般的滑进了自己两侧的口袋中然后又抽了出来。顾飞睁开眼睛瞧见雅美正在一步远的地方看着自己莫名的笑。 他转过身又瞧见程雨菲也在莫名的笑着手里则是拿着他的手机。瞬间顾飞就知道自己被耍了。不过现在他不在意这些只是对程雨菲道:“程雨菲心里不好受就回去和苏越好好聊聊她现在很担心你。” 程雨菲看着顾飞手机屏幕的未接电话.收敛了笑容坐在了沙发然后对雅美说:“雅美你先回去吧。” 雅美看了看顾飞又看了看程雨菲然后咧嘴笑了道:“行雨菲姐注意安全啊。” 说完雅美转身就走了身姿摇曳看背影依旧让人浮想联翩。 顾飞站在那里皱着眉头盯着程雨菲想说什么又怕说出来的话会刺激到她让事情更加不可收拾。他知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通知苏越过来可惜他的手机却在程雨菲手里。 怎么办呢? 顾飞纠结起来。 然而没等他纠结出一个办法程雨菲就说话了。 “可以坐下来陪我喝点儿酒吗?”程雨菲说话间将顾飞手机踹到了兜里伸手从下面拿出一瓶瓶酒来“喝完了我就跟你走。” 顾飞瞧程雨菲不像醉了的样子说话的语气也很是认真只好坐下来表是同意程雨菲的提议了。 程雨菲开了两瓶酒推一瓶到顾飞面前自己拿起另一瓶狠狠的灌了一口然后声音有些朦胧地道:“你说命运为什么这么喜欢作弄人呢?” 像是在问顾飞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顾飞没有回答而是拿起了酒瓶也很很的灌了一口。 程雨菲见顾飞不说话又灌了一口酒然后双手撑着桌子将头伸到了顾飞面前有些诡异的笑了笑轻声道:“你知道我喜欢夏雨洛吗?真的喜欢。” “知道。”顾飞点头又喝了一口酒趁着程雨菲不注意将还剩下半瓶酒的酒瓶放在了桌下又开了另外一瓶同样的喝起来。 程雨菲似乎没有注意到顾飞的小动作坐回去接着狠狠地灌酒然后对顾飞勾着手指et道:“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顾飞坐在那里不动。 “你过来啊不过来你今天就别想走!”程雨菲突然撒泼似的喝道。 顾飞无奈只能提着酒瓶坐在了程雨菲那一边的沙发。不过和程雨菲之间还有一人的距离。 程雨菲挪了一下和顾飞间的距离顿时成了零。她贴着顾飞的耳朵貌似很神秘的小声道:“我跟你说啊其实夏雨洛他是我哥。”说完程雨菲就坐正了笑呵呵地看着顾飞怕他还不清楚什么意思就又贴了回去加了一句“是亲哥哥!” 顾飞扭头看程雨菲好像很欢喜的样子却知道这绝对不是程雨菲真的高兴很可能是太过难受从而表现出与内心相反的情绪来就如同喜极而泣一般。 一开了话头程雨菲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你说可笑不可笑我是百合我哥是个小受偏偏我还毫不知情的喜欢了他。”前面程雨菲还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到后来她的声音徒然的加大“实在是太可笑了!这...这到底算什么嘛?” 程雨菲流泪了。 顾飞瞧见程雨菲迷茫的哭的样子终于也控制不住的想起了某些事情抓起酒瓶真真的灌起酒来。 程雨菲和顾飞学长之间会发生什么呢?求订求粉丝求票票求包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