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她为你哭瞎了眼睛 - 绝世人妖养成系统

第三百一十三章 她为你哭瞎了眼睛

挂了电话,厉君豪就从书本中拿出早就写好的信,到了老图书馆前面和文奇碰头。等了没几分钟,文奇就骑着自行车赶来了。 “信呢?给我吧。”文奇连自行车都没下,就向厉君豪伸出了手。 厉君豪笑了下,将手中的信交给了他,还开了句玩笑,道:“你小子可不要偷看呀。” “我文奇是那种人么?”文奇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就蹬着自行车往校外去了。 因为他骑自行车,所以就以为厉君豪跟踪不了他,路上只是往后瞟了两眼,没有见到厉君豪的影子,就以为自己太过小心了。吹着小曲儿,文奇照直去了南大门外,将自行车停在了咖啡厅外面,就进去找苏越了。 在靠近玻璃墙的角落里,文奇找到了苏越。 “苏越,那家伙给你回信了。”文奇故作潇洒的坐到了苏越对面,将厉君豪的信放到了桌上。 看到信封上那熟悉的字体,苏越不禁露出微笑,拿起信封,并没有急着开启,而是先给文奇叫了一杯咖啡,这才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纸细细的读起来。 厉君豪在信中将自己对苏越之前所说的那些事的疑问,全都写了出来,让苏越解答。不过,他也肯定了照片的真实xing,问苏越是怎么做到的。一句话,他还是不相信苏越在笔记本和上一封信中所说的爱情故事。 看完了信。苏越不禁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表情。 心道也是。要只是失去了记忆那么简单,自己说出的那些事情。再加上照片作证据,或许可以让厉君豪相信。但他的记忆却是被系统篡改了的。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自然认为苏越在诓骗他。 文奇坐在苏越的对面一边品着咖啡,一边偷偷地欣赏苏越的绝世容颜,越看越觉得苏越美的太过惊心动魄,更加的替厉君豪惋惜起来。最后看到苏越脸上无奈的表情,他又不由得关心起来。问道:“怎么?厉君豪还是不愿意相信你吗?” “嗯。”苏越点头答道,收好了信。 文奇见苏越点头,正准备安慰两句,忽然目光瞥到了玻璃墙外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看清是谁后,他立即惊叫起来。 “厉君豪!他怎么跟到这里来了?” 苏越一听文奇喊出厉君豪三个字,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要回过头去望,但随即脑海中闪过系统给她设置的禁制,便硬生生的忍住了,接着又怕出现其他意外,干脆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后,苏越才有些慌乱的问:“文奇,真的是厉君豪吗?” 文奇虽然也很惊乱。但瞧见对面苏越闭着眼睛,不禁有些奇怪,可还是答道:“就是厉君豪,他应该是看见我的自行车了。哎呀,糟了,他要进咖啡厅里来了!” 咖啡厅的玻璃墙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所以文奇将厉君豪的行动都瞧了个清清楚楚。 这一切,说起来话挺多,其实都发生的很快。基本上从文奇瞧见厉君豪时。到厉君豪走到咖啡厅大门处还不到半分钟。 知道厉君豪进来了,苏越心更慌了,连忙对文奇道:“文奇,我不能看厉君豪,所以不能睁开眼睛。等会儿你一定要帮我,不要让他乱来。” “不能看他?” 文奇听了苏越的话,心中更奇怪了,但瞧见苏越楚楚动人的可怜模样,心中就全剩下了保护。于是他点了点头,坚定地道:“你放心吧,他想动你,就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虽然文奇说的很好笑,但苏越现在却没有那个心情,而是闭着眼睛,侧耳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厉君豪进了咖啡厅,双目如电,往四周一扫,就看见了相对坐在角落里的苏越和文奇。因为苏越是面对着他的,所以一进来他就瞧见了闭着眼睛的苏越。 只看了一眼,他的心里就是一阵颤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挣扎着要出来一样,不过,最终还是没出来。所以,最终厉君豪也只剩下了惊艳的感觉——他所看到的苏越,比相片里的那个美女还要漂亮许多。 但随即他就注意到了苏越闭着眼睛,臻首微微转动,左右倾听的样子,不禁疑惑起来——难道这个苏越是个瞎子?相片里面她可不像个瞎子啊,怎么回事? 想不通,厉君豪也不再多想,快步走到了苏越和文奇的面前。 瞧见厉君豪过来,文奇不禁生气的质问道:“厉君豪,你居然跟踪我?” 听文奇这么说,厉君豪不禁笑了,道:“不是我跟踪你,是你骑自行车实在是太慢了。” 其实文奇因为心里想着苏越,车子骑得飞快,不过,厉君豪却是个田径运动员,跑的自然不慢,又可以抄小路,所以就一路跟了过来,再瞧见文奇的自行车停在咖啡厅外面,自然而然就知道两人在里面会面了。 文奇听了厉君豪的话,气的直瞪眼睛,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厉君豪也不和文奇纠缠,又看向苏越,盯着她闭着的眉眼,迟疑道:“你就是苏越?你的眼睛...” 再次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苏越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其实很想上来抱住厉君豪,然后向以前那样撒娇一番。但这些冲动都被她硬生生的给克制住了,又强忍住了眼泪,才心思转动,道:“我的眼睛...看不见。” “第一次”听见苏越动人无比的声音,厉君豪心中又是一阵颤动,似乎藏在心里的一种莫名的东西挣扎的更厉害了。定了定神,他才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 “没关系。”苏越笑了笑。简单的笑容里蕴含了许许多多的感情,神秘而美丽,让厉君豪又是一阵失神。 这时文奇也反应过来,虽然不知道苏越为什么要在厉君豪面前装瞎子,但却一心的想帮助苏越,见厉君豪向苏越道歉,就趁机道:“厉君豪,苏越为了你哭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来找你你居然都不认她,你还有良心吗?” “啊?” “啊?” 却是厉君豪和苏越都讶然出声,厉君豪自然是惊讶于文奇话的本意,但苏越却是惊讶于文奇的奇思妙想。 去,为了男友哭瞎了眼睛,这都能在一瞬间想到,实在是奇葩呀。 心中惊讶的同时,苏越连忙微微偏过头,咬了咬嘴唇,作出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以此来配合文奇。 哎,既然都这样了,索xing就演的彻底点儿吧。 厉君豪不知道两人联起手来诓骗他,还以为文奇说的是真的,虽然他记忆中根本没有这档子事,但还是不由得露出了愧疚之情。 厉君豪会重新记起以前的事情吗?求订阅,求粉丝,求票票,求给力支持!rq